蹲在树上的菖蒲

菖蒲君的NC13级别脑洞小仓库~

随手写写的脑洞,博君一笑

“不,这不公平,为什么你的阿尔伯特肯让你摸肚皮,而我的哈利却要咬我!”

黑发的男孩推开书房门,撅着嘴气鼓鼓地看着沙发上的叔叔开心地揉着猫。那一摊大型毛团横躺在他叔叔包裹着深海蓝条纹布料的修长大腿上,毫不顾忌地伸开短短的四肢,露出肚皮——好吧,是覆盖在长长绒毛下的肚皮。而他的叔叔正低着头——梅林可以看见他毛发不太浓密脑门以及无法忽略的尖鼻子,修长的手指埋没在一堆白毛中。他抬起头,欢愉之情还没完全消失——他的叔叔平常是个严肃的人,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但是梅林知道那只是一个表象——两双极其相似的榛绿色眼睛相遇;因为年龄的关系,梅林的眼睛显得更柔和而纯真,而且他还戴了眼镜。

“梅林。”他的手停了下来,而阿尔伯特翻了个身跳下了沙发坐在斯图尔特的小腿边,开始舔自己的毛。阿尔伯特是只缅因猫,即使坐在地上他高大的叔叔也能伸手抚摸,“耐心,梅林。猫咪需要很多很多爱才会信任你。”

“可是你的....”

“博蒂的性情和哈利不同,虽然他们是叔侄。你瞧,博蒂和吉姆叔叔的比尔不是也不一样嘛。”

“好吧……”

“喵......”一只小型毛团从眼镜男孩的脚边溜进书房,他蹭了蹭梅林的脚踝,然后径直跑向了正在梳理皮毛地阿尔伯特。

阿尔伯特和哈利碰碰鼻子,然后开始梳理小侄子身上的小绒毛。他任由幼小的猫咪把脸埋在皮毛里,伸出前爪开始踩奶。

斯图尔特微笑起来,“还什么事,梅林。”

“哦,是纳什医生打电话过来问聚餐的事。”

“那好吧,你到楼下去等着,我们马上就走。”

“我们很快就回来,博蒂。”他轻声说。

“喵....”一向安静的大猫回应了他。

当他们回家的时候,两只猫都睡了。大猫的脑袋靠着他的后脚,形成了一个毛茸茸的圆形坐垫;而年幼的小哈利被他团在中间只露出一个脑袋,睡得十分香甜。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蹲在树上的菖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