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在树上的菖蒲

菖蒲君的NC13级别脑洞小仓库~

安度因·洛萨感到不知所措。躺着床上的年轻人痛苦地咬紧牙关,喉咙里的哼哼还是会悄悄冒出来,像任何在战场上受伤的人一样。

但是又不是那么一样,年轻的守护者没有外伤,毕竟肯瑞托给他加上了足够的防护。但是再除去那些碍事的衣物时还是让他十分震惊,可爱的年轻人高高隆起的腹部里孕育着生命,浸湿裤子的透明液体摆明了眼前的状况:这个还不足月的孩子由于法力大量消耗要提前降临。牧师的人手不够,而年轻的守护者得知孩子短时间内生不出来时就请他们先去看重伤病患,自己可以忍;当然他也通知了肯瑞托,但是救兵什么时候到还是个问题。

洛萨觉得自己应该先生气的,卡德加因为奥术魔法而怀上了孩子,但是却不声不响地逃回达拉然谁都不见;而他来拯救联盟的时候却不顾自己的状况,虽然赢得了胜利却把自己陷入了困境:孩子得在行军的帐篷里出生了。他确信这一定是他的孩子,在卡德加离开暴风城前,他们几乎每一天都粘在一起:图书馆的沙发,军营的休息室,甚至他们初遇的档案室……

尖锐的呼吸声换回了他的注意力,卡德加已经满头大汗,他压抑着自己,但是腹部的剧痛还是让他低吼,他的双手抓着床沿,身体痛苦地扭动着。如果他知道是这样,卡德加应该躺在教堂干净的产房里,被牧师们好好照顾着,像卡伦出生时那样。而现在除了他,这里谁都没有。

牧师留下了干净的水,回过神来的摄政王拧干了毛巾,坐着床边擦去了小法师脸上糊成一团的汗水和眼泪。躺在床上的守护者自己也是个孩子,却稀里糊涂地当了家长。“我在这里,卡德加,我和你在一起,”他轻声安慰着小法师,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脖颈,肚子,希望能减少他的痛苦。已经有血从男孩的身体流出,这让一向冷静的指挥官心慌。

“卡德加我爱你,和我在一起,不要离开我.....”

-----------------------------------------------

及时赶来的肯瑞托法师差点就要把慌了神的指挥官打晕丢出去,但是被拒绝了。联盟指挥官坚持要看着自己心爱的守护者活下来。卡德加的左手无名指多了银色的指环,而两个鼻涕眼泪混在一起的人紧紧相拥。

------------------------------------------------
卡德加在温暖的床铺中惊醒,困扰自己好几个月的肚子已经不在,一条结实的手臂紧紧箍着他的腰侧。“你再睡一会儿,我去看看那个小崽子。”后颈传来湿润的吻,一只粗糙的手捏了一下他戴着戒指的左手,“很快回来。”

评论 ( 4 )
热度 ( 5 )

© 蹲在树上的菖蒲 | Powered by LOFTER